亚博科技控股(8279.HK)2019 年报:主业稳定增长,行业遇冷仍值

3月20日,亚博科技控股(8279.HK)公布了其2019年年报。据财报显示,2019年集团总收益约1.75亿港元,同比增加约3.9%。

由于受政策调整(2019年年初调整高频快开彩票游戏和竞猜彩票游戏规则),以及国庆期间首次休市影响,国内彩票行业在2019年遇冷。据统计,2019年全国彩票销量达4220.53亿元,较2018年下降约17.5%,是继2005年之后的第二次销量下降,也是我国彩票发行30多年来降幅最大的一年。

在这场空前的行业变革下,亚博科技作为国内彩票行业的领先样本,表现如何?又会传递出什么信号?

一、经营亏损收窄,降本控费成效显著,流动性充裕

财报显示,2019年亚博科技集团总收益约1.75亿港元,同比增加约3.9%;经营亏损约为1.95亿港元,较2018年2.62亿港元收窄,减幅约25.6%,远高于营收增幅,表明降本控费成效显著。

财报指出,经营亏损收窄主要由于采取多项措施优化业务策略,例如追求更高利润率而非增加彩票硬件业务的市场份额,以及加强对经营成本及开支的成本控制,从而巩固在业内的竞争地位。

报告期内,集团净亏损约1.14亿港元,较2018年实现净利润约3.17亿港元盈转亏,若剔除可转债公允价值变动带来的影响,净亏损亦呈缩窄态势。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此处所提及的可转债,亚博在去年8月10日已赎回部分到期可转债约2.33亿元,近期市场一些声音"阿里巴巴有意撤资"应为误读。

其实,稍作梳理便能判断:首先,此为监管红线要求,即公众持股量不得低于25%,而且阿里已于去年七月认购第三批可转股债券,转股前后,阿里巴巴均已实现对亚博的绝对控制权,不必去触碰这条红线。

其二,去年底以来,亚博与阿里巴巴互动更为频繁,融合加深。对亚博而言,到期赎回,属常规操作,亦反映出其充裕的流动性。截至2019年末,现金和银行结余共19.2亿元。

截至2019年期末,流动负债由去年末约6.53亿元降至2019年期末约1.95亿元,相应地,流动比率由去年末的3.8升至10.5,短期偿债能力有明显提升。

二、彩票游戏及系统业务增长,硬件领先地位稳固

亚博科技现经营彩票和游戏及娱乐两大业务板块。其中,彩票业务仍然是集团的增收主力,且可进一步分拆为硬件、游戏及系统、彩票分销三块。

报告期内,彩票硬件收入约1.05亿港元,同比增长2.6%,占总收入比例高达59.8%。彩票热敏纸、彩票终端机等原材料和设备需求与彩票行业景气度强相关,硬件收入微增可以窥见此次调整对于产业链带来的影响,同时相对行业销量大幅下滑,亦足见亚博科技在彩票硬件领域的竞争力。

财报显示,2019年亚博赢得12个彩票硬件招标项目,按终端机数量计算,占同期中国体育彩票终端机招标项目超过32%;而在新安卓体育彩票终端机招标项目占中国同期招标项目超过43%,进一步巩固了其在业内领先的市场地位。

彩票游戏及系统业务收入约4329万港元,同比增长27.5%,占比24.7%,增长较快主要由于虚拟体育彩票游戏销量增加所致,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平抑了其他收入波动的影响。

彩票分销及配套服务收入约1828万港元,同比下降25.6%,占比10.4%。相比2018足球世界杯彩票大年,显然这块业务受行业趋势所受影响是最直接、亦是最明显的,但亚博在今年依然交出了福彩区块链电子开票系统应用以及体彩线上活动AR运营服务等创新性项目,为来年拓展彩票行业科技应用创新积累经验资源。

值得关注的是,此轮行业调整之下,以"兼营店"崛起和受众年轻化为标志的趋势正日益凸显,预示彩票行业正迎来渠道变革带来的结构性机遇。亚博科技作为阿里巴巴集团新零售版图中的一部分,有望释放这块业务的潜力。

如上图,2019年12月,亚博科技与阿里巴巴集团互动频繁,加速与阿里巴巴集团生态资源的融合。随着新零售版图不断扩张,亚博硬件业务得到增长的同时,亦有机会凭借数据和算法等核心技术,为消费者打造创新的消费购物体验。

此外,在渠道及营销层面,亚博一直与阿里巴巴集团的实体零售商店合作,通过开发实体店分销模式,不断扩大对现有消费者的覆盖范围,开拓新客群。

三、游戏及娱乐业务:国际化扩展呈现初显

游戏及娱乐业务方面,收入约871万港元,同比增长9.1%。其中,国际市场与策略投资方面,与One97Communication(印度支付巨头Paytm母公司)合营公司所发展的手游及娱乐平台PaytmFirstGames,用户规模增长显著。据其最新发布的2019年统计报告显示,平台新增用户规模达4500万,较官方于去年8月公布的数据增长约1500万,占到目前印度移动游戏市场用户规模的15.5%。在用户快速增长基础上,游戏内容也在持续向热门领域拓展。

印度由于庞大的人口基数和年轻化主导的结构,是当前产业资本掘金的主战场。但由于通信网络、电子支付等互联网基础设施还不完善,游戏变现受阻,致使印度游戏市场初期发展不温不火。目前印度主流游戏包括电竞、移动休闲和真金游戏(幻想体育、拉米纸牌和其他技巧类纸牌)三类。去年"真金游戏"的火爆,可说是彻底颠覆了上述认知。据公开数据显示,2017-2018年,印度真金游戏行业整体收入规模由800亿卢比(约合80亿人民币)增至1427亿卢比(约合143亿人民币),年增速约78%。

由于高用户粘性及强氪金能力,因而吸引了众多资本入局,并加速了市场爆发,PaytmFirstGames便是这一赛道的典型代表。目前业内对于赛道的增速预期,显著高于整个印度游戏市场的平均增速,投资前景可观。

亚博围绕PaytmFirstGames打造"综合娱乐平台"的意图趋清晰,在其本身提供体育内容技术支持基础上,亦确立了其高维的战略地位。

结语

总体而言,2019年彩票行业大调整背景下,亚博科技控股的彩票业务地位依然稳固,游戏及娱乐业务发展势头良好,目前处在早期投入阶段,但未来的增长潜力可期。与此同时,集团财务状况总体稳中向好。

从行业来看,政策趋严,行业洗牌加速,集中度上升,进一步优化市场格局。另外,虽受新冠疫情影响,短期经营会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但并不会改变行业内在的长期趋势。一方面,国内彩票市场的天花板远未见顶,较发达国家成熟市场而言,仍有明显的增长潜力。另一方面,受渠道变革及国际大型体育赛事推动,行业正面临结构性机遇。而在这样长期趋势之下,龙头都将是主要受益者。

3月20日,亚博科技控股(8279.HK)公布了其2019年年报。据财报显示,2019年集团总收益约1.75亿港元,同比增加约3.9%。

由于受政策调整(2019年年初调整高频快开彩票游戏和竞猜彩票游戏规则),以及国庆期间首次休市影响,国内彩票行业在2019年遇冷。据统计,2019年全国彩票销量达4220.53亿元,较2018年下降约17.5%,是继2005年之后的第二次销量下降,也是我国彩票发行30多年来降幅最大的一年。

在这场空前的行业变革下,亚博科技作为国内彩票行业的领先样本,表现如何?又会传递出什么信号?

一、经营亏损收窄,降本控费成效显著,流动性充裕

财报显示,2019年亚博科技集团总收益约1.75亿港元,同比增加约3.9%;经营亏损约为1.95亿港元,较2018年2.62亿港元收窄,减幅约25.6%,远高于营收增幅,表明降本控费成效显著。

财报指出,经营亏损收窄主要由于采取多项措施优化业务策略,例如追求更高利润率而非增加彩票硬件业务的市场份额,以及加强对经营成本及开支的成本控制,从而巩固在业内的竞争地位。

报告期内,集团净亏损约1.14亿港元,较2018年实现净利润约3.17亿港元盈转亏,若剔除可转债公允价值变动带来的影响,净亏损亦呈缩窄态势。

值得一提的是,针对此处所提及的可转债,亚博在去年8月10日已赎回部分到期可转债约2.33亿元,近期市场一些声音"阿里巴巴有意撤资"应为误读。

其实,稍作梳理便能判断:首先,此为监管红线要求,即公众持股量不得低于25%,而且阿里已于去年七月认购第三批可转股债券,转股前后,阿里巴巴均已实现对亚博的绝对控制权,不必去触碰这条红线。

其二,去年底以来,亚博与阿里巴巴互动更为频繁,融合加深。对亚博而言,到期赎回,属常规操作,亦反映出其充裕的流动性。截至2019年末,现金和银行结余共19.2亿元。

展开全部内容